一入深海

扶正教大旗,喜欢小甜饼,不太敢站真人,一年生是心中的白月光

幸运星


#一发完

#大写加粗的ooc


赶不上末班车,打算搭出租车回家,连续三辆车被人截了,终于坐上车,却发现回家的路上其中一个消防栓爆了,正在抢修,只能改道,好不容易到楼下,怎么也找不到钱包,只能打给同一层楼的邻居帮忙。

进了门准备洗澡,热水器坏了,只能将就用冷水,直至躺到床上,ming才深叹一天终于过去了。

今天去面试又失败了,明天要再接再厉,继续面试,ming一边想着很快就睡着了。

当演员是ming从小到大的梦想,照理来说外表阳光,身材高大的他应该很吃香,然而现在依然是临时演员,平时还要靠打工来维持生计。

天刚亮,闹钟显示5点半,早上ming要去送报纸然后去经纪公司面试,下午给别人清洗泳池,晚上到西餐厅当服务员,服务员这份工作是yo介绍给他的,据说很多明星和大牌经纪常去,幸运的话能遇到一个赏识他的就离梦想更进一步了。

ming今天的面试又失败了,他试的那段戏已经练习了不下二十遍,而且整个过程的氛围都很不错,突然一个看起来像是主管的人过来跟面试官说了几句话,面试官就用遗憾的语气宣布他落选了,眼中充满了同情。

带着满肚子火气完成了下午的工作,去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消了气,只想着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刚换好制服,yo就走了过来,兴奋地拍了拍ming的肩膀。

「喂喂喂,你知道我在外面看到谁了吗?」

「又是哪个明星?这不是很正常吗在这里。」ming不以为然地对着镜子整理衣领,对于yo的大惊小怪已经习惯了,还是他给自己介绍的工作,每次见到明星都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这次不一样,seb在东边角落那桌,是那个seb啊,你不是一直想见他的吗,这是个机会。」

「啊,真的,那,那等会儿上菜我来。」ming又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抚平后脑勺翘起那一撮头发。

yo特意帮ming留意了那一桌的情况,厨房出菜的时候帮他揽下其他桌,让他可以顺利过去接触seb。

就在ming单手端着汤,露出满分的笑容经过一张桌子往那边过去时候,一位正在接电话的女客人突然站起来转身刚好往ming撞了过去,为了躲避那位客人ming只好收住脚步转身用另一只手扶住女客人的手臂防止她跌倒,但是端着的汤都撒到地板上,女顾客因为ming挡住了她颇为不满,刚想投诉他,附近的领班看到,马上过来向客人道歉并让ming去厨房帮忙。


就这样ming错失了跟seb见面的机会,直到打烊都没有离开厨房。

下班之后大家约了一起去酒吧,ming以太累为由拒绝了,yo凑过去跟他说话。


「嘿,ming,别丧气,我刚才上菜的时候偷听到他们聊天,好像过几天有一个派对,是一个什么大人物的生日会,到时肯定有很多明星和星探参加。」

「那我该怎么混进去,这种派对都要有邀请函的。」

「别急,我去打听打听。」yo自信地拍了拍胸口,「那我先跟他们去了。」说完就跟上大队离开了。

「嗯。」ming随意地挥了挥手。

几番打听,终于问到派对周末在Dron酒店顶楼举办,是Dron集团总裁的女儿成年礼派对,的确也请了很多名人,要混进去的难度大大地提高。


nate说要不他们用真实身份好了,也就是服务员,幸好这次派对急需人手,酒店对于服务员的要求没有像平时那么严格,所以他们轻易就得到两个名额。



周末的夜晚,整个会场被欢乐渲染着,会场上人很多,ming走了一圈才发现seb,正站在一架钢琴旁边,周围围了不少人,走近才听到钢琴声。

兴奋的向前走去,ming艰难的挪动在人群中,可是琴声却停了,拍掌声响完后ming都没有看到sed的真容。

看着远去sed的背影,ming颓丧的想着,他怎么会这么倒霉呢,简直就是衰神转世,你看,这次难得的机会又泡汤了。

低垂着头和yo说了一声,ming就走到了一个安静的阳台上站着,心情实在是糟糕,整个人的气压都变得低沉。

「朋友,没事吧?」

也刚从热闹的派对上走出来的kit,一眼就看到了阳台上那个让他感觉到有点孤独无助的背影,鬼使神差的,kit就走上前打了招呼。

ming转过神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阳台上的灯光有点暗,但是那人的皮肤真的雪白,眼神干净带着一丝丝关心的意味,ming愣了一下。

「谢谢,我没事。」

「那就好,我叫kit。」kit走到了ming的身边站定,笑着和ming说话,他对这个人有着迷之好感。

面对面站着时,ming才把kit的样貌看得清楚,是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男孩,笑意盈盈的脸颊上有着两个小酒窝,扬起的唇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朝气,看起来就好像刚刚成年的男孩子但是黑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又没有一丝违和。


kit的目光还停在ming的身上,关心又灼热的视线让ming的心跳加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我叫ming,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当然啊,很高兴认识你哦。」kit的心情非常的愉悦。

两人的交谈非常的愉快,就好像是相识很久的朋友一样,ming和kit聊得很开心,微风轻轻吹过,kit身上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被站在他身边的ming闻到了,ming整个人都觉得热得慌。

kit的个头不算高,至少在ming的眼里他算是比较矮的了,ming看着眼前笑得甜甜的少年,下意识的想要做些什么,ming左手握住了栏杆,上半身往前倾,刚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不合时宜出现的nate叫了名字。

做了个深呼吸状,ming转过身看向nate,「怎么了吗?」

「大哥,上班啊,找了你很久了。」nate没好气的说着,真当来这里玩的呢。


被突然出声而吓了一跳的kit也缓了过来,看向nate愧疚的说道,「抱歉啊,刚刚是我拉着ming在这里聊天的,抱歉耽误他上班了。」


nate看着一身正装的kit也不敢说些什么,只是脸上的笑容勉强,眼刀飞向了ming,示意他要上班,然后就离开了。

「抱歉,我还要上班。」ming犹豫了一下,看着一脸愧疚的kit,低声说,「kit,我可以要你的手机号码吗?以后我们再一起出来玩什么的都可以。」

「当然可以啊。」

报出了一串数字,kit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ming,看着ming急急忙忙的去帮忙,安静下来的阳台似乎也没什么吸引力了,kit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回了会场,还没有散场kit就离开了派对回了家。

而这个晚上,ming好像转运了一样,除了一开始nate来叫他上班外,似乎也不曾发生过什么倒霉的事情了,派对到了半夜才散去,下班后的ming也顺利的打了车回家,回到家后家里的灯泡浴室一切都如常,这让ming都觉得不可思议。

入睡时ming拿出手机看了看晚上存的kit的手机号码,想着那时他的笑容和眼神,ming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好像心满意足又好像空荡荡的,带着对kit的想念,ming进入了梦乡。


自那天过后,ming的生活又回到了以往的模式,每天倒霉的事情都在发生,一件幸运的事情都不曾有过,对于这样的事情ming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他现在心中却有了更加想努力的想法,因为他有了期盼,希望下次再见到kit。

过了几天,ming下班出了餐厅,走在街道上ming轻轻的晃着下午因为撞到椅子而受了伤的手臂,有些漫不经心的走着,因为现在才五点多,所以ming并没有急着回家。


就好像上天眷顾一般,ming又看到了最近让他日思夜想的kit,他正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商店外看东西,ming连忙快步走上前。

「kit,好巧啊。」

「哦咦,ming你也来买东西吗?」kit转过身,惊讶的看着ming。

「我刚刚下班,路过这里,然后就看到你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

「一起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餐厅。」

「好啊。」对于kit的邀请,ming自然是求之不得。

两个人去了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餐厅主要是针对学生还有公司供餐的快餐式餐厅,装修也是别具一格,餐牌就摆在桌子上,服务生带领他们到位置上,kit看了一会儿就开始点餐。

「要这个,猪肉盖饭。」kit指了指餐牌上的菜名,让服务生写单。

ming扫视了一眼餐牌,着菜单说道,「我要这个吧,罗勒叶鸡肉盖饭。」

服务生尴尬的笑了笑,「呃,很抱歉,这个已经没有了。」

「那这个吧,咖喱牛肉炒饭。」

「很抱歉先生,这个今天也没有了。」服务生深感歉意。

ming的脸直接黑了,他就知道他的霉运如影随形,一脸懵看着他们的kit笑了一下,看向服务生说道,「那就两个猪肉盖饭吧,应该有两份吧?」


「这个有的这个有的。」服务生直点头,看到ming也点头附和后他才松了口气,离开他们这桌去前台下单。

「ming,还好吗?」kit小心翼翼的问着,ming现在就好像是一只淹了吧唧的小狗,完全没了活力,可怜兮兮的样子让kit有点心疼。

轻轻的摇了摇头,ming平静的笑了笑,「都已经习惯了,这个霉运就好像跟定了我一样,反正我从小到大都这么倒霉,已经习惯了啊。」

话语说得风轻云淡好像不值得一提,可是ming越是这般风轻云淡kit就越是心疼,kit抿了抿嘴唇,「ming……」

「别担心,我没事的。」

「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哦,我都会帮你的。」

「谢谢你,kit。」

「哈哈,我们是朋友嘛,应该的。」kit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刚认识不久的ming这般的心疼,就好像那些心酸事都发生在他身上一样,为ming感到心酸。

「kit真好。」

ming的语调温柔,笑起来眼里好像有星星在闪烁,kit感觉自己的心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竟看着他的笑容入神,反应过来时kit的脸颊迅速的红了起来。

气氛微妙了片刻,服务生就把两人的饭菜送上了桌,一顿饭下来ming倒是比往常欣喜,毕竟他现在是和他一直心心念念着的kit吃饭,而kit吃得却有点心烦意乱,吃饭时眼睛也时有时无的看向ming,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挠着kit的心窝,让他痒痒的却看不到摸不到。

吃完饭后ming和kit又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了一会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知道是因为很久没有和朋友倾诉生活的不愉快,或者说倾诉的对象是kit,ming就把自己的生活一点点的用玩笑话说出来。

ming和kit并肩走在马路上,ming的语调不见一丝忧伤,听在kit的耳中却觉得心酸无限,kit是家中幺子,生活一向顺风顺水的从不曾为什么担忧过,虽然他们相识的日子并不 长,互相之间的了解也不够,但是说不出来的,kit就是对ming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情感,虽然不清晰但是kit也感觉到了。


太阳已经西下,夜色慢慢爬上天空,城市的灯光开始点亮,ming的眼神有点伤感,kit悄悄的凑到他的身边。

「其实我很幸运的,从小到大的生活中都没有什么波澜,家境优越不缺衣食,读书时又有两个老铁保驾护航,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大医院工作,就好像上天眷顾一般,我是个幸运的人。」

「kit那么好,所以kit值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对待啊。」ming停了下来,看着kit的眼神充满了期意和爱意。

脸颊微微泛红,kit眼神飘忽不定,左看看右看看才把眼神定在ming的身上,自下而上的望着他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很幸运,所以你要不要……」

ming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他确定kit还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他所想要听得到,ming激动的抱住了他,不顾行人诧异的眼光,ming在kit看不到的地方,眼眶已经泛红眼角的泪水掉落了下来。

「这些话应该我来说,虽然我对kit的爱还没有到至死不渝的程度,但是我对kit的爱也清晰可见,就好像猫喜欢鱼一样,我也喜欢着kit,虽然我很倒霉,但是我期盼在爱情上我会很幸运,所以kit,你喜欢我吗?」

「其实,我也喜欢你……虽然也没有到难分难舍的地步,但是没由来的我就是心动了。」kit又拍了拍ming的后背,「所以,以后让我陪着你吧。」

「我爱你,kit。」

带着恋爱气息的微风吹过两人中间,ming牵着kit的手往前走着,一路上平平静静的没有一丝意外发生,kit的公寓租在离曼谷医院不远处,两人就这样手拉手走到了kit的公寓楼。

分开时ming依依不舍的,kit又和他抱了一下才往里面走去,在转身往里面走时kit又转过了头看着微笑着看着他的ming,蹭蹭的走上前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边说道,「ming你放心,我就是你的幸运星,我会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的,我会把我的好运气分给你哦,我也好爱你的。」

说完之后kit就转身跑进了公寓楼里,在他看不到的身后,ming的眼眶又泛起了红意,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心中的那种委屈消散不见,现在有着的只有那恋爱的甜蜜感。

ming想,他的幸运星真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就好像苦尽甘来一样,属于ming的好运也来了。

END.

(●✿∀✿●) 亲亲我的糖,今天除夕快乐哦,情人节+春节礼物,爱你!@因手残而被逼换id的蠢米唐


奈何

ooc   一发完

一张薄薄的纸,寥寥几行字,决定了kit下半生的命运。

ming从医院里出来,望着等待着他的kit,心里痛得要窒息了。他的恋人不过二十多岁啊,为什么这么残忍的事情要落在我们身上。

“ming,病历给我看看。”kit早已经猜到了结果,不过都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kit不想想太多。

ming把手中的纸捏紧,迎上去抱住kit,咽下心中的苦涩,开口说,“别看了,我们回家吧,什么事情也没有。”

“好,走吧。”kit一看到ming的表情就已经明白了,也不计较这些,笑了笑与他上了车。

回到家里后,kit就钻进了被窝,他的嗜睡症越来越严重了,仅仅运动一会就累了。ming倒了杯温水拿到床边,扶着kit让他喝下。把被子盖好后温柔的说,“睡吧,我陪着你。”

“晚安。”即使外面阳光灿烂,kit还是笑着和ming说了声晚安。

ming跪在床边,颤抖着的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kit的头发,眼眶发酸泪水不受控制掉了下来。你还那么年轻,我们还有那么长的路还没有走,为什么就断在这里了呢?

ming抹去了眼泪,把脸埋在被子里,我是个懦夫,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你就长睡不起了,留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

自从得知那个不幸的消息后,ming就终日活在彷徨不安之中,神经也紧绷到极点。 或许死亡并不可怕,可是只要关于kit,ming就害怕得要命,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和遗憾,ming也无可奈何。

我会陪着你,直至死亡。

第二天清晨,ming醒来时发现kit站在窗边,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轻声的问,“kit,怎么站在这里吹风 ?还困吗?”

“不困了,ming,我做了个噩梦。”kit依偎在ming的怀里,想着刚刚的梦,“我梦到自己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很可怕,到处都是面目可憎的怪物,可能那就是地狱吧。ming,地狱好恐怖也好冷啊。”

ming把kit抱得更紧了,亲了亲他的脸颊,安慰着他,“别怕,那只是一个梦而已,都是假的。你还有我,不要怕。”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望着外面的风景互相取暖。

中午两个人吃完饭后去了超市,kit想和ming一起把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补回来。

ming推着购物车跟着kit的身后,kit看着超市里的东西,时不时会从货架上取下东西放进车里。

“kit,买些零食吧,我们晚上一起看电视时吃。”经过零食区,ming问着kit的意见。

kit抬眼看了看这些零食,拿了巧克力和薯片放进车里,看着ming说,“就买你喜欢吃的巧克力,还有晚上可以一起吃的薯片吧。”

ming看着kit的笑颜,走到他的身边偷了一个香吻,笑着看kit害羞的推开自己,“我最喜欢吃kitkat了,好甜好甜哦。”

“ming kwan,”kit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耳根红的可以滴血,转身往前面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身后的人,“还不快点跟上来。”

ming立刻推着购物车跟上kit的脚步,ming还沉浸在刚刚幸福的氛围中。

两个人买完单之后就回家了,今天又是幸福的一天。

过了几天,kit的嗜睡症和头痛越来越严重了,两个人还经常往医院里跑,可是解决的方法却仍旧没有,即使做手术接受治疗也活不过30岁,而对于kit来说,他宁愿等死也不愿意接受治疗。

癌细胞扩散的很快,即使手术成功也还要长期接受治疗,化疗吃药住院更会是常态。kit不愿意接受化疗的痛苦,更加不愿意看到父母和ming为自己痛苦。

“ming,你会一直爱我吗?”晚上kit窝在ming的怀里问他,“以后你会想我的吧?”

“会的,我会一直爱你一直爱你,你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好不好?”ming抱紧了kit,脸埋在他的颈窝,贪婪的想留住这份温暖。

kit的双眼越来越重,他感觉好累啊,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ming,我爱你。”

“我爱你,我也爱你。”ming一直抱着kit,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把kit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床上。

随后给kit换上一身他最喜欢的衣服,亲了亲他冰冷的唇,然后自己也换上kit最喜欢的衣服。

吃下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然后十指相扣握紧kit的手,躺在他身边闭上了眼睛。

你说地狱很恐怖也很冷,那么我来陪着你吧,我会保护你温暖你的。

一切划上了句号。

END.

@因手残而被逼换id的蠢米唐 希望你坚强(●✿∀✿●)
@已开启意念填坑模式的咸鱼。  @Scorpio 呵呵呵呵
还有小唐我就不at了😂虐点比我还低的,哈哈哈如果倒霉看了心塞我就没办法了

命运

ooc   一发完  

ming与kit是学校里让人瞩目的一对情侣,ming是工程学院大三生,kit是医学院大三生,即使不同院,这两人也是一对模范情侣。

只是可惜在大学毕业那年,kit不见了踪影,从此被人羡慕的情侣如今形单影只,同样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了,kit从国外回了国,没想到那么快就再次见到了ming。他还是如以前一般好看,高高瘦瘦的身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比起以前添了一丝成熟。

在餐厅里,kit看着他一个人坐着在喝咖啡,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消瘦的身影,似乎是有所感应,ming抬起头四周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又低头喝着咖啡。

在ming转头那一瞬间,kit就把头扭开了,他不愿再看到他。

三年前大学一毕业kit就离开了,那天他没有跟任何人道别,就这样离开了曼谷。kit逃了,看到ming和一个可爱的男孩一起玩闹时kit就逃了。

那个男孩叫yo,ming的发小,他们感情很好,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可能在ming看来是很平常的举动,在kit眼里却觉得亲昵异常。

kit一直觉得ming是喜欢yo的,无论是他们亲密的动作还是两人在一起的相处模式,无一不让kit担心。

仍记得那天晚上,kit在ming的房间里等他,可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他,打电话给他却听到了yo的声音,他们在一起呢。

当晚kit离开时已经晚上十点了,进了自己的公寓楼坐电梯上去,哪知突然电梯“哐啷”一声,电梯里的灯全灭了,电梯下坠的声音让kit感到害怕。

电梯恢复平静时,kit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只感觉四周黑暗得让他害怕,浑身颤抖着,kit感到越来越恐惧。半个小时过去了,kit仍旧被困在电梯里,kit已经冷汗四起,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拿出手机打电话给ming,可是没有接。迫切的心情,密闭的空间让kit感到越来越害怕,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电梯门开了,保安和维修人员把kit从电梯里扶了出来,然后又把kit送回了他的公寓。

回到房间里的kit早已经满头大汉脸色苍白,晚上睡觉也不敢熄灯,在睡梦中也不安稳。

第二天ming仍旧没有打过电话来,kit失望的离开了这里。

而对于ming来说,kit突然消失不见的消息让他失控。在得知kit消失的那天,ming疯狂的找他,利用朋友关系利用家族人手,可是仍旧没有半点消息。

在保安那里得知kit昨晚被困电梯的经历,ming简直崩溃了,他不敢想象kit一个人面对黑暗时的场景,但是ming找不到kit。

那一段时间,ming就好像疯了一样。

足足三年过去了,kit很想ming,ming也很想kit,可是kit不愿跨出第一步。在餐厅里,直到ming离开了许久,kit才离开。

kit还没有勇气再次面对ming。

再次相遇来的突然,早上kit去医院拿体检报告,谁知道一出医院大门就撞上了ming,两个人是面对面遇到的,kit是想逃也逃不开。

ming拉住了kit的手,强势的把人塞进自己的车里,一言不发开车。

回到公寓后ming又强硬的把人抱进了自己的家。

“我们谈谈。”ming把kit扔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么多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当初为什么一声不吭离开我?”

听着ming的质问,kit也委屈了起来,“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你知道当时我有多怕吗?你知道我这几年多难过吗?”

“我喜欢的人从来只有你一个,”ming把kit压在身下,双手搂住他的腰,深怕人跑了,“你知道我当时都快要疯了吗?那感觉比凌迟还痛苦,你下次有什么事情可不可以直接问我,不要再这样对待我好不好?”

感受到脸上的湿意,kit发现ming哭了,那么骄傲自信的人为他哭了。kit愣住了,直到被他锢得发疼才反应过来。

kit看着天花板,“你和yo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

“他只是我的朋友而已,那天晚上他的男朋友pha回来了,所以我们一起去喝酒。因为那天你有事情,所以我才一个人去的,我本来想着第二天跟你解释的,可是第二天醒来却发现你不见了,我简直要疯了。”

ming回想着当时kit悄无声息的离开,ming都崩溃了。他把所有能找到kit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可是仍旧没有kit的消息。

ming一直等着kit,等着他回来,三年过去了终于又把人抱在怀里了,ming想把kit囚在自己身边,永远也不让他离开自己,他再也受不了那种痛苦了。

ming很想kit,很想kit,思念入骨。

ming不想计较太多,只想和kit永远在一起,ming知道kit还是爱自己的,明白这只是一场自己不小心造成的误会。ming只想把kit抱在怀里,以慰三年相思之苦。

“kit,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做任何会让你误会的事情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不要再突然离开我了,不要再从我的生活里消失好不好?”

ming泪水湿透了kit的衣衫,kit觉得自己难受极了,看着这般脆弱的ming,kit的心又回到了当初的感觉,感受着他的温暖,听着他的心跳,似乎回到了以前。

kit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好。”

ming听到了kit的回答,激动的抱紧了他,在他耳边许下誓言,我爱你,一生一世。

就让我们重新来过,不再有误会不再有分离,我们重新开始。

END.

@因手残而被逼换id的蠢米唐 😒来吧

今生为伴

一发完  甜饼 

“喂,你没事吧?干嘛自杀啊?”

kit晚上出来散步,经过一条河时看到了疑似自杀的男生,河水已经把那人的大半个身影都淹没了。

kit连忙跳下河,游到深处拉住他,把他往岸上拉。

费尽力气把人拉上岸,摇了摇晕倒的人,“喂,你没事吧?快醒醒啊!”

kit一直摇不醒他,只好把人带回了自己家。

kit蹲下身子把他的手挂在自己肩上,然后一只手揽住他的腰,费尽力气把人带回自己公寓。

“唔~”ming早上缓缓醒来,看到陌生的地方顿时愣住了。

打量了一下四周,慢慢的昨晚的记忆就恢复了。

自己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和一些其他事情,导致心里压力过大,一时想不开就走到了河里。

最后的记忆是被一个人救起,所以现在是在那个人家里吧。

“咔~”ming听到开门声,抬头一看看到一个男孩端着碗粥缓缓走过来。

“你醒来了啊,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kit走进来,把粥放在台柜上,关切地问道。

ming看着眼前担忧的看着自己的男孩,心里一暖,“嗯我没事了,是你救了我吗?”

“嗯,你溺水了,我刚刚好路过,就救了你,然后你没有醒所以我就把你带回家了。”kit解释着,他挺好奇他为什么要自杀的,但是又不能问。

“谢谢你,我叫ming mingkwan。”ming笑着自我介绍道。

kit笑着说,“我叫kit kitkat,你先喝点粥吧,小心点烫。”

“好,谢谢你,你能陪陪我吗?”

“好。”看着虚弱的ming,kit心里觉得有点难受,不由得心软留在房里陪他。

晚上两个人坐在阳台的沙发上吹着夜风看着夜景。

ming看着慵懒的kit,轻轻的开口说道,“kit可以讲故事给我听吗?”

“呃呃呃,你还是小孩子吗?还要听童话故事啊?”

“kit,就讲一个,好不好嘛?”

“呃呃呃,等我想想。”kit想了一会,然后继续说,“我讲白雪公主给你听吧!”

ming愣了一会,“kit,我不是小朋友哦。”

kit瞟了一眼ming,“那你听不听?”

ming听此,飞快的回答,“听!”

“从前有一个恶毒的白雪公主,他爸爸是国王,妈妈是王后,国王和王后感情很好,国王很帅王后很贤惠,他们生下了白雪公主,他们很爱她。”

“可是慢慢地白雪公主长大了,变得憎恶王后,因为她嫉妒着被国王宠爱着的王后。所以有一天她设了一个局,让国王以为王后很坏,可是国王没有相信,还把白雪公主赶出了城堡,然后她想去找邻国的王子帮她报仇。”

“然后在路上,她遇到了猎人,白雪公主欺骗了他还把他的猎枪拿到了手,最后还杀了他。”

“白雪公主继续走着,后来又遇到了七个小矮人,白雪公主骗到了他们的钱把他们锁住房子里,去往了邻国。”

“再后来,在邻国她见到了王子,可是王子已经有了漂亮的公主未婚妻,白雪公主想离间他们的感情,最后被王子赶出了王宫。”

“白雪公主看已经无可奈何了,于是就去了森林找一个被埋藏的魔镜,白雪公主看过书知道藏着魔镜的地方,于是去到了森林并且找到了魔镜。”

“可是,魔镜是个懒惰的妖精,看到白雪公主打扰他睡觉还威胁他说要他帮忙报仇,于是把白雪公主给吸进了魔镜。”

“白雪公主死无葬身之地,国王和王后还有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着。”

kit点了点头,对ming露齿一笑,“嗯,故事完结。”

ming在旁边听得一楞一愣的,愣是不明白为什么童话故事变成了恐怖故事。

最后还呆呆的点点头,“嗯。”

kit看着傻乎乎的ming,笑容更大了,傻子。

ming在kit家休养了好几日,kit也知道了ming想自杀的理由。

ming说,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么开心过。以前父母忙,自己又是独生子,一直都是一个人,长大后也是一样,这几天是他感觉最开心的时刻。

ming说,这么多年,除了父母,就是kit对他最好了。

ming说,他喜欢kit,贪恋他的温柔,贪恋他的温暖。

“kit你会喜欢我吗?”

“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kit,我好喜欢你呢,你能喜欢我吗?哪怕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呃呃呃,你真的好烦,不是说不要问我了吗。”

“kit,好不好嘛?喜欢我一点点就好。”

“ming kwan!”

“我在呢,kit好不好嘛。”

“呃呃呃,你好烦。”

“kit,ming最爱你了。”

“哦,勉强喜欢你吧,一点点。”

“kit!”

“呃呃呃,爱你爱你。”

“嘻嘻~ming最爱kit了。”

哪怕是一点点,对于我来说,也是救赎啊。

我不能给你全世界,但是我会一心一意的爱你。

四季风来,今生为伴。

END.

@因手残而被逼换id的蠢米唐 ٩(๑❛ᴗ❛๑)۶看我看我看我,吧唧😜

分手什么的不存在

一发完

kit一毕业就去了清迈的一家大医院里当医生,而他的男朋友ming则留在了曼谷的一家大企业里当工程师。

 kit与ming平时都很忙,特别是kit,医院天天都那么忙。所以,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ming一直想kit回来曼谷上班,可是kit放不下这边的工作,于是两个人又异地恋爱了两年。

 “kit,你回来曼谷吧,好不好?”晚上时,ming忍不住打电话给kit,想说服kit回来曼谷。

 

 “ming,对不起,我不能离开这里。”kit只要想到病房里一直看着的生病的小孩子,就一点也不忍心离开这里。

 “kit,我们异地已经两年了,我受不了了。”ming低沉着声音说道。

 愣了好一会儿,kit才缓缓回道,“好,分手吧。”

 过了几天,kit下班回家,因为与ming分手的事情,与及连日的加班让kit看起来疲惫极了。

 kit回到家门口,看到了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对kit笑着。

 “你怎么来了?何必呢。”kit叹了一口气,眼睛涩涩的,有点想流泪。

 “我不来,老婆就没了。想跟我分手,不可能的呢,kit。”ming上前拉住kit的手,温柔地说道。

 “不后悔吗?要离开熟悉的地方来到这里。”

 “不会的,有kit在,ming无所畏惧。”

 “好。”

只要有你,哪里都是家。

 END.

@在偷学的咸鱼。🐰 你可以叫我短小君😳
@可不可以给我糖 糖糖٩(๑´3`๑)۶

没有标题

“(/≧▽≦/)亲爱的,我怀孕了,你快过来摸摸。”

“ヽ(‘⌒´メ)ノ摸你麻痹,你一个大男人怀孕你大爷啊!”

“kit,亲爱的,宝贝,快来摸摸你儿子啊。”

“死ming,你丫有病吧!肚子饿了就滚去吃饭。”

“宝贝,晚上我让你怀孕哦~”

“ming kwan!!”

 END.

@可不可以给我糖  中秋节节日快乐٩(๑´3`๑)۶爱你,么么哒

٩(๑´3`๑)۶祝大家节日快乐!

冒险还是真心?

甜甜甜

ming跟kit分手了三个多月了,今天晚上ming突然接到了kit的电话。

“ming,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啊?”那边听起来有点吵。

ming突然有点感觉要泪流满面,声音哽咽地说道:“你在哪啊?我去接你回家。”


 be结局:kit放声大笑,那边也闹哄哄的,“傻逼啊你,我跟朋友们在玩大冒险啊。哈哈哈哈。”

 he结局:“我在酒吧,我…喝醉了,ming你快点,快点来接我回家。”kit断断续续的话语传了过来。

“好,我现在立刻过去接你。”

ming穿好衣服拿好车钥匙,飞奔过去。

到了酒吧,ming看到了趴在吧台上的kit,跑了过去,“kit,我们回家。”

kit抬起头,使劲眨着眼睛,看清楚是ming之后抱住了他,“ming,带我回家。”

“好,我们回家。”

 END.

  @可不可以给我糖 ٩(๑´3`๑)۶么么哒

@纯种咸鱼。 我来了,说好的小甜饼在这

结婚这么刺激好吗2


设定kit和ming已经住在一起了。

  

周六,同一天。

 1一起睡觉啊。

早上八点。

 “kitkat~”ming扑到床上,抱住正在睡觉的kit。

 砰,!的一声ming被踹下了床。“哎呦~kit。”

 kit怒气冲冲地掀开被子,一声怒吼,“ming kwan你他妈的有病吧!”

 ming委屈巴巴地揉着屁屁,“kit,我叫你起床呢。”

 kit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才八点!!“ming,才八点啊!今天周六,你想干嘛呢?”

 ming站了起来坐到床边,呜呜呜好疼,“kit~我就是想叫你起床吃饭。”

 “走开,我要继续睡觉。”kit又躺回床上,打算继续睡觉,放假呢,他才不要那么早起床。

 “kit,kit起床了起床了。”ming摇着kit,想催他起来吃饭。

 “不要,我要睡觉。”kit嘟囔着,声音还带着小奶音。

 ming听得心砰砰跳,呜呜呜太可爱了。看着kit实在是很累,于是也上了床抱着kit一起睡了。

 2一起吃饭啊

中午饭点。

 饭桌上,ming夹着菜给kit,“kit,吃点胡萝卜,补充维生素。”

 “不要,不吃胡萝卜,一点都不好吃。”kit嫌弃胡萝卜,一点也不喜欢胡萝卜。

 “那kit吃点芹菜,这个好吃呢。”ming又夹了一筷子菜。

 “不要,最讨厌芹菜了。”kit撇了撇嘴,不要吃。

 “kit,不可以挑食。”ming放下筷子,严肃的看着kit。

 “我没有挑食,我只是不喜欢吃这些而已。”kit不开心了,就是不喜欢吃啊,想怎么样。

 “kit~”ming夹了几口刚刚的菜,一把把kit拉到身边,亲了上去。

 kit立刻推开ming,“ming kwan,你干嘛!!”

 “让你习惯啊,习惯了这些菜kit就不挑食了啊。”

 kit炸了,死死地瞪着ming,脸一阵红一阵青的,红是因为被吻了很害羞,青是因为吃到了讨厌的菜。

3一起换衣服啊。

下午三点。

 “kit,我们出去逛街吧!”ming兴趣盎然地对kit说道。

 “逛街?我们两个大男人?”

 “是啊,不可以么。kit,去嘛去嘛。”

 “呃呃呃,好吧。”

 “kit,你看我穿这个衣服好不好看?”ming拿起一件蓝色的花衬衣,举起来给kit看。

 kit拎着一件蓝色的卫衣,看了看ming手中的衣服,撇了撇嘴,忍不住笑了。

 “花衬衣……”kit眼神瞟了一眼ming。

 “哦咦,kit,这个衣服不好看么?”ming有点委屈,一看kit的表情就知道是在嫌弃他的衣服。

 ming盯着kit手中的衣服,是蓝色的,“kit,蓝色和蓝色,情侣色哦!”

 “滚,情侣你妹啊!不许穿那件衣服。”kit恼羞成怒,拿起衣服扔在ming身上。

 “哈哈哈…呐呐呐,”ming又拿起了另一件粉色的衣服,也是卫衣,“kit,我穿这个咯。”

 “呃呃呃,随便你。”kit心想,好像更加像情侣衫了呢。kit晃了晃头,耳朵红红的,不管不管,才不是什么情侣衫呢。

 4一起回家啊。

下午在街上。

 ming拎着东西,一袋又一袋的,跟在kit身边走着。

 “kit,你会开车么?”

 “会啊,怎么了。”

 “那等会kit开车回家好不好?ming的手好累哦。”

 “你怎么那么弱!呃呃呃,我开车吧,真是的。”

 “嘻嘻,就知道kit最好了。”

 来到了车子旁边,ming把东西放在后座,坐到了副驾驶那里。kit自动自觉的坐在驾驶位置开车。

 “kit,我们回家。”

 “嗯,回家。”

 

 END.

@可不可以给我糖 后续后续

结婚这么刺激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٩(๑´3`๑)۶椰奶结婚了

民政局门口。

 ming这是捡了一个宝贝呢,而且现在还是属于他的宝贝。

 刚刚ming跟他的男朋友,哦是前男友了,在民政局门口分手了,正伤心着就被一个声音叫住。

 “喂,我们结婚吧。”

 好可爱啊,这是ming对kit的第一印象。

 “我们,结婚?”ming用手指点了点kit,又指了指自己,有点不敢置信。

 “是啊,要不要嘛,反正你也分手了我也分手了,刚刚好啊,结婚吧。”kit刚刚就在旁边看到ming被甩的场景,而他呢也很不幸的跟他男朋友分手了,那很好啊,刺激啊,结婚呗。而且他还挺帅的,不亏。

 “我叫ming,ming kwan,父母健在,家中独子,我是工程师,今年27岁,你呢?”ming自我介绍着,反正他也挺喜欢这个小男孩的。

 “我叫kit,kitkat,家里有奶奶爸爸妈妈和哥哥,我是医生,今年28岁哦。”kit有点洋洋得意,他比他还大呢。

 “噗…你比我大啊!”ming突然笑了出来,没想到小小的kit竟然比他还大。

 “是哦,我是哥哥哦。”kit笑得可灿烂了。

 “嗯,好啊,那哥哥我们一起进去吧。”ming想着,那么有趣的人可不能放走了。

 “真的要跟我结婚吗?”kit有点犹豫了,刚刚的做法太冲动了。

 “不可以反悔了哦,要言而有信哦。”ming看kit有点犹豫了,就知道这个笨蛋反应过来了,可是他不想放开他了呢。

 “呃呃呃,谁说我言而无信的,”kit涨红了脸,“去就去,怕你啊。”

“好啊好啊,那我们快点进去吧。”ming急忙拉着kit进去了里面登记结婚。

“所以,我们就这样结婚了?”kit站在门口拿着结婚证看了看,感觉有点还有恍惚。

 “是啊,”ming饶有兴趣地看着呆萌的kit,果然是小笨蛋,“结婚了哦。”

 “哦。”kit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走吧kit,我们去庆祝庆祝。”ming拉着kit的手,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kit呆呆的被ming牵着走,ming捏着软绵绵的手,心中一阵狂喜。

 捡到宝了呢。

 END.

@可不可以给我糖 给你糖٩(๑´3`๑)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