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深海

扶正教大旗,喜欢小甜饼,不太敢站真人,一年生是心中的白月光

奈何

ooc   一发完

一张薄薄的纸,寥寥几行字,决定了kit下半生的命运。

ming从医院里出来,望着等待着他的kit,心里痛得要窒息了。他的恋人不过二十多岁啊,为什么这么残忍的事情要落在我们身上。

“ming,病历给我看看。”kit早已经猜到了结果,不过都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kit不想想太多。

ming把手中的纸捏紧,迎上去抱住kit,咽下心中的苦涩,开口说,“别看了,我们回家吧,什么事情也没有。”

“好,走吧。”kit一看到ming的表情就已经明白了,也不计较这些,笑了笑与他上了车。

回到家里后,kit就钻进了被窝,他的嗜睡症越来越严重了,仅仅运动一会就累了。ming倒了杯温水拿到床边,扶着kit让他喝下。把被子盖好后温柔的说,“睡吧,我陪着你。”

“晚安。”即使外面阳光灿烂,kit还是笑着和ming说了声晚安。

ming跪在床边,颤抖着的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kit的头发,眼眶发酸泪水不受控制掉了下来。你还那么年轻,我们还有那么长的路还没有走,为什么就断在这里了呢?

ming抹去了眼泪,把脸埋在被子里,我是个懦夫,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你就长睡不起了,留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

自从得知那个不幸的消息后,ming就终日活在彷徨不安之中,神经也紧绷到极点。 或许死亡并不可怕,可是只要关于kit,ming就害怕得要命,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和遗憾,ming也无可奈何。

我会陪着你,直至死亡。

第二天清晨,ming醒来时发现kit站在窗边,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轻声的问,“kit,怎么站在这里吹风 ?还困吗?”

“不困了,ming,我做了个噩梦。”kit依偎在ming的怀里,想着刚刚的梦,“我梦到自己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很可怕,到处都是面目可憎的怪物,可能那就是地狱吧。ming,地狱好恐怖也好冷啊。”

ming把kit抱得更紧了,亲了亲他的脸颊,安慰着他,“别怕,那只是一个梦而已,都是假的。你还有我,不要怕。”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望着外面的风景互相取暖。

中午两个人吃完饭后去了超市,kit想和ming一起把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补回来。

ming推着购物车跟着kit的身后,kit看着超市里的东西,时不时会从货架上取下东西放进车里。

“kit,买些零食吧,我们晚上一起看电视时吃。”经过零食区,ming问着kit的意见。

kit抬眼看了看这些零食,拿了巧克力和薯片放进车里,看着ming说,“就买你喜欢吃的巧克力,还有晚上可以一起吃的薯片吧。”

ming看着kit的笑颜,走到他的身边偷了一个香吻,笑着看kit害羞的推开自己,“我最喜欢吃kitkat了,好甜好甜哦。”

“ming kwan,”kit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耳根红的可以滴血,转身往前面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身后的人,“还不快点跟上来。”

ming立刻推着购物车跟上kit的脚步,ming还沉浸在刚刚幸福的氛围中。

两个人买完单之后就回家了,今天又是幸福的一天。

过了几天,kit的嗜睡症和头痛越来越严重了,两个人还经常往医院里跑,可是解决的方法却仍旧没有,即使做手术接受治疗也活不过30岁,而对于kit来说,他宁愿等死也不愿意接受治疗。

癌细胞扩散的很快,即使手术成功也还要长期接受治疗,化疗吃药住院更会是常态。kit不愿意接受化疗的痛苦,更加不愿意看到父母和ming为自己痛苦。

“ming,你会一直爱我吗?”晚上kit窝在ming的怀里问他,“以后你会想我的吧?”

“会的,我会一直爱你一直爱你,你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好不好?”ming抱紧了kit,脸埋在他的颈窝,贪婪的想留住这份温暖。

kit的双眼越来越重,他感觉好累啊,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ming,我爱你。”

“我爱你,我也爱你。”ming一直抱着kit,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把kit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床上。

随后给kit换上一身他最喜欢的衣服,亲了亲他冰冷的唇,然后自己也换上kit最喜欢的衣服。

吃下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然后十指相扣握紧kit的手,躺在他身边闭上了眼睛。

你说地狱很恐怖也很冷,那么我来陪着你吧,我会保护你温暖你的。

一切划上了句号。

END.

@因手残而被逼换id的蠢米唐 希望你坚强(●✿∀✿●)
@已开启意念填坑模式的咸鱼。  @Scorpio 呵呵呵呵
还有小唐我就不at了😂虐点比我还低的,哈哈哈如果倒霉看了心塞我就没办法了

评论(11)

热度(44)